向往的生活“声讨”长形办公桌的背后,藏着怎样的办公心理学? 作者:木匠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5-16 10:53:20

TIM截图20190516105425.png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你的会议桌,或你为客户选择的桌子,很可能对他们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对于那些需要创造力驱动的业务和以知识为基础的公司来说更是如此。


      需要注意的是,在此所指的,并非那些因为时间过长、频率过高或毫无重点的无用会议所引发的问题,而是指那些把员工拴在会议桌旁集体开会或沟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场关于长形办公桌的批判带来的思考


      那么,办公桌对工作效率会有哪些影响呢?皮克斯(Pixar)动画工作室的总裁埃德·卡特莫尔(Ed Catmull)在他的著作《创新公司:克服阻碍真理的未知力量》中写道,皮克斯公司一个大型会议室里有一张使用了13年的会议桌,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但越来越让人厌烦。细长的桌子就像西方宫廷剧里的长餐桌,男女主人分坐两端,要想交流必须提高嗓门。这样的桌子虽然精致,但是影响工作。下图就是那款细长、漂亮的会议桌。 

TIM截图20190516105436.png


      皮克斯公司大型会议室里使用了13年的长条会议桌。细长漂亮的桌子像西方宫廷剧里的长餐桌对于专业设计人士来说,卡特莫尔的愤怒最初似乎有点过分,与生活中的某些事实不符。首先,很少有商务会议是两个人坐在桌子两端进行的,更不用说中间有一个烛台了。另一方面,研究人员对办公家具行业的主要品牌Herman Miller、Steelcase、Knoll、Vitra,以及大多数定制设计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长形桌子的销量远远超出了其他产品。谷歌公司会议室的桌子证实了这一点,其中95%以上是长形、椭圆形,或带有圆边末端的细长形。卡特莫尔先生是不是告诉我们,整个设计行业都犯了严重的错误?


      现在让我们听听接下来的故事。卡特莫尔写道:“我们经常在那张桌子召开关于电影的会议,30个人排成两条长队面对面,经常有更多的人坐在墙边,每个人都很分散,很难沟通。对于那些不幸地坐在遥远两端的人来说,很难充分交流,因为你必须伸长脖子用眼神进行。”


      他接着说:“直到我们碰巧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一张方桌前开了一次会议,约翰(前皮克斯创意总监拉塞特)和我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坐在那张方形桌子旁边互动更好,思想交流更自由,眼神交流更充分。在那里的每个人,不管他们的职位是什么,都可以畅所欲言。这不仅是我们想要的,也是皮克斯的一个基本信念:不受阻碍的沟通是关键,无论你的立场如何。在我们那张瘦长的桌子上,坐在中间舒适的座位上,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行为违背了这一基本原则。”于是,那张细长的桌子被请出了会议室。 


TIM截图20190516105445.png

方型会议桌


      座位安排对人的心理影响


     也许卡特莫尔的故事中最不幸的一点是,如果他的设计师在选择细长会议桌之前,熟悉一位名叫汉弗莱·奥斯蒙德(Humphry Osmond)的英国心理医生的话,他和他的同事本可以避免13年的痛苦遭遇。


      奥斯蒙德的经历丰富多彩。早在20世纪50年代,他就针对迷幻剂对酗酒者和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影响进行了广泛的研究。据称他的调查受到了中情局和军情6处的关注。在流行文化学者中,他最为人所铭记的是创造了“迷幻剂(psychedelic)”一词,并为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提供了《众妙之门》的灵感,也成了20世纪60年代传奇摇滚乐队“大门乐队”的取名之源。


      关于奥斯蒙德,还有很多人不太了解的另一面,他对建筑设计中的社交因素很感兴趣。他所在的时代,建筑师和设计师们在为精神病患者建造医疗设施时,对病人的情感需求缺乏理解,建筑设计的效果很不理想,奥斯蒙德亲眼目睹了很多类似情况,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环境能够将人与人隔离开来,也可以将他们聚集在一起,这取决于环境的规划和配置。


      毫无疑问,在奥斯蒙德眼中,皮克斯会议室将被视为促进个人与集体融合的完美空间典范。最初的问题显然不在工作人员身上,他们都是业内的精英,正是由于桌子和房间的形状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层级网格模式。座位的层次化设置有助于保持自上而下的层级结构,但它们往往会抑制团队内部的互动,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一个权威人物身上(想想教室里坐在前面几排直接面对老师的学生)。 


      对创新团队来说,这种层级网格尤其让人讨厌。创新驱动型企业最不希望看到的是,每当坐在权力宝座上的高层人士(首席执行官、部门负责人、项目经理等)提出一个想法时,员工都会变成毫无思想、头脑空白的人。出于明显的政治原因,高层的想法总会得到普遍认可。如果想要得到最好的创意,应该以民主的方式加以评价。否则,创造力就会被权力的尺度所扭曲,从而不断减少。


      奥斯蒙德用同样的理由解释,为什么在第一个会议室失败的地点,皮克斯的第二个会议室取得了成功。原因是层级网格消失了。现在,人们坐在一件同心、对等的家具周围,把注意力集中在桌子的中心,而不是集中在周围的王者身上。事实上,这张桌子成了一个巨大的创意摇篮,人们将创意抛到篮子里,然后进行讨论。这时他们觉得自己是属于彼此的,是平等的,而非受制于头衔,创造力于是得以迸发。 

TIM截图20190516105452.png

左图:社交赋格(层级网格)   右图:社交花瓣(辐射型)


      奥斯蒙德把这两种空间称为“社交赋格”和“社交花瓣”。第一个术语反映了层级网格模式向外传递能量的趋势,即离心传递能量。第二个术语将焦点向内指向中心,即向心传递能量。 

TIM截图20190516105508.png 

工业时代的工作场所

      设计师的新选择


      现在,你可能想知道,既然长方形的桌子对团队创意如此不利,为什么绝大多数公司董事会会议室,甚至创新工作室都有这样的桌子?


      简而言之,旧习惯很难改变。事实上,这些桌子是工业时代留下的遗产。当时分层管理盛行,人们希望提出想法的人和被指派执行实现这些想法的劳动者之间,存在严格的界线。这种风气遗传到世纪之交的课堂上,成为当时新经济的发展基调。 

TIM截图20190516105520.png

工业时代的教室

在规模化的大生产时代,人们在空间中的层级定位长期以来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推动我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然而,正如以上所说,在创新驱动的经济中,它不再是一个可行的范例。那么,与传统的长形桌子相比,还有哪些设计可供选择呢?

TIM截图20190516105526.png

圆形桌子更适合平等交流的现代会议室

      正如奥斯蒙德的测定以及卡特莫尔的发现,正方形和圆形桌子是一种有效的替代品。如果需要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可考虑模块化或可扩展的桌子系统,它们能够让您保持“社交赋格”的座位模式,同时适应不同的团队大小和不同的会议功能(例如工作演示、头脑风暴等)。如果由于空间限制,必须采用直线型配置,则应考虑使用足够宽的桌子,以便在较短侧容纳更多的人,或使用U形配置,适当减少层级的影响。

      最后,可以尝试在房间里的周边环境增加“社交网格”的机会。可以保持空间与桌子相协调,在照明设备、地板和装饰细节等其他设计中,与会议桌的配置相呼应,由此进一步强化房间的中心焦点。


NAVIGATION

快捷导航
地址:郑州市管城区文治路28号
Copyright 2011-2018 版权所有:郑州市华鹏实业有限公司

CONTACT

联系方式
售后热线:18737153906
备案号:豫ICP备19016407号
技术支持:智巢品牌
博评网